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格里芬已经406天没有扣篮!年薪3660万命中率38.3%,白魔兽沦为三分工具人

格里芬已经406天没有在NBA比赛里扣篮了,上一次是2019年12月12日,活塞对阵独行侠。

狮鹫折翼,曾经在“空接之城”飞翔的状元郎,不再是那个白魔兽。

格里芬真的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了。本赛季他只有一场超过20分,却有3场得分不上双。11.5次出手里有7.1次来自三分线之外,却只能交出31%的命中率。19%的球权占有率是生涯新低,整个赛季没有一次扣篮。

换句话说,格里芬变成了一个接球就远投的工具人,31岁的他命中率只有38.3%,却要拿着3660万年薪。

这是一场寻常的比赛,活塞23号布雷克-格里芬借挡拆顺下,篮下已是空无一人,但格里芬看起来有些踉跄,他的左脚使不上力气蹬地,勉强把身体拉直,右手把球托进了篮筐。他的双脚,就像没有离开地面一样。

很难看到他娴熟甚至有些花哨的胯下操作,但更像是用力投掷出来的中远距离,几乎是他剩下的唯一得分招数。

场均12.9分,38%投篮命中率,31%三分命中率,0扣篮。

布雷克-格里芬,似乎要彻底从一线球星、球星、合格首发里除名,而他身背的顶薪合同,其实也不过只剩两年了。

当休赛期活塞把名单填满中锋,引发满堂哄笑时,真正值得注意的是,活塞和掘金同样2000万年薪报价了杰拉米-格兰特,却挖角成功。格兰特直言不讳:活塞许诺给我更多的持球表现机会。

然而所有人都明白,在小球时代必然打大前锋的格兰特,是签来做什么的。恰如2010年夏天开拓者挖来马修斯,意味着罗伊的舞台谢幕。

他还没老,但已经不重要了,甚至于更悲伤的是,他还有两年顶薪也不重要了。日历一页一页撕下,重建的砖瓦一块一块累积,只有工钱分文不少的格里芬,是底特律的局外人。

距离他入选全明星,杀进三阵,也只过了一个赛季而已。

人们都清楚地记得2018年的1月,他被卖到底特律,换成了托拜厄斯-哈里斯和一个首轮。整整一年后的2019年1月12日,那是他第一次回到快船的斯台普斯,在开场前小跑回球员通道,留下了尴尬的鲍尔默。事后格里芬这样说,“我不是针对他,这是我的一个习惯而已。一旦我跑起来,沿着一条既定路线,就会忘记眼前的事情,就不会停下来了。”然后他说,“你们都知道,我在这里很久了,我不会为任何人改变。”

但复仇的火焰在他的身躯里熊熊燃烧,很少有人感受过这样的格里芬,他的战斗欲顽强,像是把生命都灌注在了这一场球赛里,40分钟,23投13中,罚球14中13。44分8篮板5助攻,活塞109-104战胜快船。

上半场,他已经拿下26分,半场休息的时候,一位球迷趴在球员通道对着他喊,“布雷克,我们都想念你,但今晚已经够了,求你了好吗?”

他没有多看一眼,第三节背部痉挛,他下来冰敷,然后又打满了末节12分钟。比赛结束,面对着熟悉的采访间,记者们挤得水泄不通,他说,“我和任何人都没有仇怨,但我要昂着头走出去。”

但下一次拿44分,他扔进了9个三分。在活塞的第一个完整赛季,他场均24.5分,生涯最高,外加7.5篮板5.4助攻,入选最佳阵容三阵。

那年,三分出手已经占到了格里芬终结方式的38.9%,75场比赛他一共只扣篮37个。但这样还不够,常规赛的最后一个月,他的左膝开始摇晃,他缺席了最后6场常规赛里的4场,被队医勒令无限期伤停。

第三场季后赛,他靠着一瓶止痛药回来了。两场49分之后,活塞被雄鹿横扫出局。

格里芬的运动生命骤然休止,第二次左膝手术之后,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而在记忆中的格里芬,是翱翔在天上的。他的绰号粗暴简单,就是Griffin的本来意思:狮鹫。在他生涯的第二年,82场扣了214个,不到五个球就有一个十佳球预订,空接之城就此叫响,在2011年的洛杉矶全明星上,全场球迷齐声喊着“We Want Blake!”人们蜂拥而至,只为了看他炸碎篮筐。

但对格里芬来说,他的疑惑日渐增多,快乐却越发稀少。

他会经常回忆起儿时的种种往事,会不自然地想到,球迷们想看的不过是他的弹跳和扣篮,而非场均20分10篮板。即便他在第一年便已确定了未来的顶薪,但自己到底是什么,一直是一个谜题。

格里芬出生于一个混血家庭:父亲汤米是黑人,母亲盖尔是白人。他的哥哥泰勒-格里芬后来和他同一年参选。两个人看起来肤色都很白,但一头卷发又和父亲一模一样。

格里芬仍然记得儿时遭遇的歧视:他和父亲一起出去时遇到的鄙视眼神,到了他和母亲一起的时候,却截然不同。“警察都会露出异样的眼神,有事没事来检查一下,仅仅是因为他是黑人,我现在都记得他们的眼神。”

甚至在他到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,警察会跟过来,悄悄对他说,“小心那个黑人,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?”格里芬的爸爸就站在旁边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幸运的是,格里芬的运动天赋,足以快速消灭这些敌视眼光,他就是天生的运动健将。

格里芬的父亲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打篮球,也参加过田径项目。而在中学时代,格里芬结识了当地的橄榄球天才布拉德福德。布拉德福德的父亲拥有一家健身房,格里芬和哥哥泰勒就一起去训练。那时候他们一起打篮球,也一起打橄榄球。在橄榄球场上,格里芬能打外接手、安全卫和近端锋三个位置。2009年的时候,格里芬在NBA选秀大会上当选状元,而在2010年,比他年长两岁的布拉德福德,成了NFL的状元。

格里芬在俄克拉荷马长大,念高中,然后顺理成章地来了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。他是全州的偶像,比整支雷霆队人气都高。他在大二已经能拿下22.7分14.4篮板,收割一切荣誉奖项。球探们把他评价为卡尔-马龙,“有翅膀版本的”,他们传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奇闻轶事:格里芬家附近有一条小河,水流湍急。格里芬在一块大石头上装了一根铁链,只有拖着才能不被冲走。他每天拽着铁链在逆水中锻炼体能,坚持了好几年。选秀大会第二天,他又回去拽铁链去了。

都市传说可以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,但格里芬不予置评。他并非沉默寡言,但也绝不是长袖善舞的娱乐明星。在那些辞藻用尽的溢美之词之外,格里芬思考的只有一件事: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?

但时间由不得他多想,他拿了夏季联赛MVP,但在训练营开始第一天,就被查出应力性骨折——和后来的西蒙斯一样,都是猛然增重导致的脚部受力过大,第一年直接报销。

但在第二年,他立刻成了全球球迷和媒体记者的宠儿:球迷们从未见过有着这么强爆发力,这么高弹跳,却这么灵活的大个子,而且他从不吝惜气力,每个球都一定要灌到最猛。

除了,那年的扣篮大赛。人们表达不满,实则是在扣篮之前,他已经秀出了不知道难了几倍的转体动作,格里芬没在大赛上扣出最好的球,但他是不是最顶级扣将,这还要问?

只有一个问题:拜伦·戴维斯,莫·威廉姆斯,格里芬搭档他俩能拿20+10,所以给他再换一个更强的呢?那个外号就叫“控卫之神”的呢?

保罗在2011年到来,他们立刻成了最受瞩目的双人组,被一次次拿来和纳什小斯对比。但其实扮演小斯的是小乔丹,格里芬是更加暴力的马里昂。他们被调高了期望值,之后呢?一支顶级强队肯定是没有上限的吗?

6年的时光,足以改变一切,当然包括彼此的耐性。当保罗提出离开快船的时候,原本已经打算要换个环境的格里芬却意外地收到5年1.7亿合同。

他说,那是真的意外。他原本以为自己才是要被放弃的一个,而现在突然意外之喜,可以真正成为一支球队的领军人物,去开创时代了。然而短短半年,血淋淋的真相告诉他:续约你只是为了换来多一点筹码。你都赚到钱了,悄悄地偷着乐去吧。

他立时暴怒了,一反常态地让所有人感受到不满。其实不满又有什么用呢?在媒体看来,格里芬闷骚,读不透。他不好玩,也不亲和。他甚至不是表演型性格,不能按着剧本完成每一次采访。保罗也许去了火箭会回到巅峰,格里芬,不过如此吧。

直到两个人都已离开,里弗斯才透露出二人矛盾的缘由——他们都想当领袖,但共同领袖的可能不存在,因为保罗不允许。其他队员们宁愿接受保罗刻薄而尖利的批评,也不愿意看到格里芬一言不发却心事重重那张脸。而在保罗看来,格里芬最好去做的就是他在场的辅助,不在场的尖兵,他的角色要随着保罗变化。

但格里芬想要做更多,做自己,做一个能改变战局的角色。保罗和小乔丹交恶,但他和小乔丹交好,所以当小乔丹打算去达拉斯的时候,他跟小乔丹说的只有一句,“如果你走了,我肯定会被交易的,但我喜欢快船,喜欢我们一起搭档,别走好吗?”

他不想活在保罗的影子下,如此而已。人们都以为他们已经翻了脸,但两个人离开快船的时候,对方都第一时间发了短信。

而当保罗在雷霆的时候,他对着话筒,居然说出了,“直到一切过去,你才会想念从前。要是布雷克还在身边就好了。”

2011年,格里芬炸翻全场,《体育画报》将他称为历史上最伟大的15位新秀之一,却又同时建议他不要沉迷扣篮,最好多学些技术。然而导致他离队的由头,却是他不再扣篮,只能做大量胯下运球和远投。而当他来到活塞,德拉蒙德主动让位时,他原以为属于自己的时刻到来了,但膝盖终于到了寿命,人总是要接受自然规律的。

队友罗斯说,“我们永远相信布雷克,他是我们的王牌球星,他的技术保证了他一定是最优秀的。但我想说,不要急,等到慢慢养好了再打球,要相信自己,我打那儿过来的,我比谁都懂他。”

但那个燃烧生命的三阵格里芬可能再也回不来了,他的单打成功率跌到了联盟底层,最熟悉的低位要球,背身转正面运球单打已经从联盟最顶级沦为平均值以下,而他的身体强度甚至不允许他再做更多的运球变向假动作。

格里芬需要时间,但不知道,时间还需不需要格里芬了。

2014年,格里芬在美国国家集训队里,对着一面墙壁做出了两记逆天扣篮,场边邀请观战的夏令营的孩子里,有一些熟悉的名字:波蒂斯、哈特、兰德尔、布克、拉塞尔,还有拉文。他是难以企及的偶像,也是孩子们心中的一颗明星。

但他决意燃烧最后的光芒,去证明自己的篮球哲学,那些阻挡他的话语也许都对,但被绑着的生涯,真的快乐吗?当保罗球迷和保罗的反对者都对他冷嘲热讽的时候,当鲍尔默说出,“我们也可以继续相信他”的时候,也许只有格里芬,才会选择最后的爆点,留给人们感叹唏嘘。

再见了,运动男孩。

作者:里多

(责任编辑:李雪儿_NB13040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易胜博体育app_点击下载 » 格里芬已经406天没有扣篮!年薪3660万命中率38.3%,白魔兽沦为三分工具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