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成本超3亿《李娜》更名为《独自 上场》 欢喜传媒提前锁定6亿收入

来源:每经影视

原标题:成本超3亿《李娜》更名为《独自·上场》 欢喜传媒提前锁定6亿收入

《亲爱的》之后,陈可辛备受期待的影片《李娜》有了最新进展。

欢喜传媒3月1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,华文映像与其达成了协议,向欢喜传媒最少支付保底发行费用6亿元,获得电影《独自·上场》的独家中国发行权。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,这就是陈可辛的体育题材力作《李娜》,现更名为《独自·上场》。

这意味着,在该影片尚未公映之前,欢喜传媒就已经提前锁定6亿元收入。按照电影成本约为3.04亿元计算,欢喜传媒此次稳赚不赔。每经记者梳理发现,这并不是欢喜传媒第一次入局保底发行。此前的《疯狂的狂外星人》《囧妈》等影片,欢喜传媒均采取了保底发行。

数据显示,受多重原因影响,盈利一年后,欢喜传媒在2020年再次预计亏损,公司预计2020年将取得不少于约6.3亿港元营收,并预计亏损约在2.3亿港元至2.4亿港元之间。

《李娜》成本超3亿元

欢喜传媒提前锁定6亿收入

欢喜传媒公告显示,欢喜传媒与华文映像就陈可辛导演的电影《独自·上场》(前称:《李娜》)签订保底发行协议。

其中,保底方华文映像可独家在中国城市院线影院发行该电影,期限由发行协议生效之日起至该电影于中国公映首日计起10年止;华文映像则向欢喜传媒最少支付保底发行代价人民币6亿元,若该片实际票房超出约定之总票房金额,除以上保底发行外,双方可就超出部分进行分成。

每经记者注意到,协议中并未披露最终约定的保底总票房。不过,按照此前《囧妈》保底协议披露的信息推算,保底发行代价6亿元,保底的总票房约为24亿人民币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电影《独自·上场》是陈可辛继《亲爱的》之后,花费四年筹备的影片。影片根据网球运动员李娜的自传《独自上场》改编,讲述了李娜从童年、少年、青年时期与网球“相爱相杀”的故事。由胡歌、文森特·卡索等联合主演,影片已于2019年2月杀青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公告还指出,电影《独自·上场》由欢喜传媒独家投资,电影成本约为3.04亿元。这意味着,在该电影尚未公映之前,欢喜传媒就已经提前锁定6亿元收入,无论未来电影最终票房如何,欢喜传媒都稳赚不赔。

这并不是欢喜传媒第一次入局保底发行。早在2018年,欢喜传媒就曾与乐开花影业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签订保底发行协议,保底金额为人民币28亿元。根据双方当时的协议,电影总票房超出28亿元的部分,按影片净收入的比例分配:投资方为30%、保底方为70%。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最终票房为22.13亿元,但在影片公映前,欢喜传媒已获得至少7亿元收入。

争夺2020年春节档的《囧妈》,原本也签下了保底发行协议,但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,欢喜传媒终止保底发行协议后,与字节跳动订立合作协议,将《囧妈》以及平台内容以超6亿元打包卖给字节跳动。

对于欢喜传媒而言,通过保底发行,不仅可以将影片大部分市场风险转移到保底方,还可以提前回笼资金。不过,对于付出6亿保底金的华文映像而言,按照行业票房和成本的比例推算,《独自·上场》票房至少达到18亿元,其才可能避免亏损。

华文映像官网显示,公司成立于2017年,在影片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《攀登者》《赤狐书生》《你好,李焕英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等均有其参投的身影,这些影片的海报也均出现在公司官网上。

欢喜传媒2020年预亏2.3亿~2.4亿港元

盈利一年后,欢喜传媒于3月15日发布公告称,受多重原因影响,公司在2020年再次预计亏损。根据公告,公司预计2020年将取得不少于约6.3亿港元营收(2019年为8.14亿港元),并预计亏损约在2.3亿港元至2.4亿港元之间(2019年为盈利1.05亿港元)。

欢喜传媒解释,公司2020年亏损的原因在于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响,投资的多部电影需要延迟在院线上映,票房收入亦因防疫措施而有所影响,导致年内收益减少。

对于影视公司来说,2020年是过得最为困难且复杂的一年。自疫情爆发后,电影院关门长达半年,线下影视遭遇重创。但另一边,以电视剧、网剧、网络电影、直播等为代表的线上文化得到了一轮新爆发。

欢喜传媒正好夹在了“两头中间”。

根据欢喜传媒此前发布的片单,除《独自上场》外,还有唐大年导演、任素汐主演的《寻汉计》(前称:《生不由己》);宁浩监制、温士培执导的《热带往事》;高群书监制的《龙门相》(前称:《高级动物》);王小帅监制的《上山》等。

也有一部分作品在2020年顺利上线,比如常远导演的《温暖的抱抱》、张艺谋导演的《一秒钟》等,这两部电影分别拿到了8.64亿元和1.31亿元的票房。

但对于欢喜传媒最值得说的是,2020年1月,欢喜传媒发布公告宣布终止《囧妈》保底发行协议,同时宣布与字节跳动于在线视频相关领域达成合作,大年初一原定于院线上映的春节档影片《囧妈》同时在欢喜首映和字节跳动旗下今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视频等平台开启免费首播,创历史首次。在《囧妈》的流量带动下,欢喜首映去年的下载量猛增至2700万,是2019年的10倍。

欢喜传媒还与字节跳动达成合作,其中一项合作内容就是共建院线频道,共同打造“首映”流媒体平台。

事实上,欢喜传媒在流媒体布局野心重重,这两年,公司先后宣布与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猫眼微影)签订战略合作协议。此外,还与1905电影网合作,在1905电影网的网站、手机和PAD客户端建立“欢喜首映”联合运营专区。

不过,重点发力,也让欢喜传媒在2020年付出了代价。根据公告,2020年欢喜传媒预亏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公司不断优化和更新“欢喜首映”在线视频平台的内容,提高了对平台的投入,加大了生产及采购电影版权的数量,使得在线视频平台的相关成本上升。

数据显示,“欢喜首映”的下载量及付费用户数量持续上升,目前“欢喜首映”APP的总下载次数已超过3300万,平台付费用户已累计超过800万。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易胜博体育app_点击下载 » 成本超3亿《李娜》更名为《独自 上场》 欢喜传媒提前锁定6亿收入